共享充電寶品牌加盟,商家合作

發布時間:2019-10-14 瀏覽次數:0

產品介紹

一年時間,共享經濟似乎就在中國經濟版圖上畫出了一條拋物線。共享單車、共享汽車,各種打著共享生產力旗號的項目潮起潮落,從起點出發兜兜轉轉一圈,最后還是回來原點,留下了一地雞毛。  
充電寶也曾經是資本的寵兒。目前的頭部玩家咻電、來電、小電等都是在那一輪砸錢下贏在了起跑線的幸運兒。  
小電科技是首先獲得密集投資的公司之一。小電2016年12月成立,次年3月獲得數千萬元天使輪投資,4月A輪近億元,5月B輪3.5億元。相比之下,成立更久的來電直到風口起來,才在2017年的4月份獲得第一次投資。  
來電的創始人袁炳松是位連續創業者,他曾經是開工廠做電池的,一度做到了年銷售額1個億左右,后來雷軍入局打亂了整個行業節奏。傳統售賣不行,能否用租的模式觸達用戶?2014年起,袁炳松創立來電科技開始探索。  
不過從2014年到2016年,“共享經濟”概念還未興起,來電資金鏈最緊張的時候不得不內部籌資700萬元,才繼續做下去。直到2017年,借著風口的勢頭,獲得2000萬美元的A輪融資。來電科技創始人袁炳松至今記得,凌晨兩點在與某投資人簽完協議后,對方親自把他送回了家,生怕他一覺醒來再變卦。  
街電最著名的一輪投資則來自聚美優品的CEO陳歐的3億元。  
街電CEO原源曾經職與阿里支付寶,與陳歐在業務有過交流,倆人都一直想做充電寶,看過市面上的多數充電寶項目,對街電的AnkerBox印象非常好。2017年5月,Anker要上市,街電這個孵化項目需要長期的投入,會影響到上市,于是“有意讓出大股東的身份”,陳歐和原源覺得時機,決定接盤。  
從2015年到2017年,與共享單車從數百萬美元到數億美元漫長遞進的歷程相比,共享充電寶的風口一起來就快而猛。從2017年3月開始,40天時間,11筆融資,35家機構,融金額達12億元,是2015年共享單車剛出現時的5倍。  
風口來得越猛,消失得也越快。短短幾個月內,很多剛入局的玩家就被宣告死亡。  
比如,2015年就成立的樂電,2017年10月宣布停運,成為了一家倒閉的共享充電寶企業;同年10月關停的還有PP充電,據說由于資金鏈斷裂甚至還拖欠工資,另外出局的還有河馬充電、小寶充電、創電、放電科技和泡泡充電等等。  
這不禁讓人想到王思聰的那句斷言:共享充電寶要是能成我吃翔,立帖為證。不過事實證明“紀委”王思聰低估了人們對手機的依賴,也高估了電池的續航能力。  
一年過去了,共享充電寶的頭部企業還在低調擴張市場,也基本實現了盈利,而王思聰卻沒有任何回應了。在陳歐轉發截圖的那條微博下還時不時有人挖墳要看吃翔直播。  
02  
為什么是共享充電寶?  
與ofo資金鏈斷裂、摩拜單車盈利困難、滴滴順風車下架等情形相比,有人評論共享充電寶似乎成了“共享經濟”的僅存碩果。  
曾熱烈討論過的“共享充電寶是否是個偽需求”,這問題也在這一年中得到了驗證。  
街電CEO原源在接受創業家&i黑馬的采訪中說過,“我們一天有大幾十萬的用戶在用。”數據顯示,2018年3月,街電的用戶總數達到6000萬。小電則透露,到目前,他們的用戶已經達到了8000萬。  
需求被驗證的同時,是盈利的產生。街電的數據顯示,其自2018年5月起已連續3個月實現規模化盈利,來電則表示從2017年10月就已經實現了收支平衡,目前已實現盈利。小電也透露,到目前他們也實現了盈利。  
與開始熱鬧,結局黯淡的共享單車相比,充電寶的確贏得低調。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共享充電寶行業人士認為,充電寶主要贏在成本控制上面。  
與共享單車動輒不計成本地鋪單車相比,他們投放充電寶會根據商家的流量去測算,優質商家他們才會合作,如果一家店鋪每天租借充電寶的頻次不高,他們會做相應的調整。盡量讓每臺充電寶都做到物盡其用。  
而且,充電寶的損壞率造成的成本也是可以控制的,“你如果充電寶不還回去或者弄壞了,系統里會一直扣費的,最后是用戶自己承擔”  
單車的體積更大,還有折損費,相比之下共享充電寶體積小,又有線下店家的簡單維護,投放之后的運營成本被壓縮得非常低。  
相關人士告訴「電商在線」,共享充電寶是個比較“穩”的行業,不會像共享單車那樣掀起大浪,但有不會那么無厘頭,只要覆蓋在了剛需場景,基本就能實現盈利。  
目前,幾家共享充電寶主要都是靠充電的租金營收,“雖然一塊兩塊的單價很低,但是算上頻次和人流量,那收入就非常可觀了”。  
街電負責人算過一筆賬,一個小機柜里有八個充電寶,放在某個場景里,假設它一天有四次被人取用,這個機柜里有8元收入,365天總計2920元。當小機柜鋪設為10萬個,年收入就在2.92億。  
另外,共享充電寶還有一部分的廣告營收。來電的大機柜屏幕創造了很好的場景,目前廣告收入所占比例仍然很小,未來仍有擴展空間。  
當“共享經濟”一地雞毛、資本紛紛退場之時,小電的創始人唐永波卻認為這是一件好事,“能安心做事了”。來電CMO任牧發表過他的看法:“我們已經不耐煩于一個概念長時間去霸占我們頭腦。共享經濟的退潮某種程度是名詞的退潮,而不是商業態的退潮。”  
03  
“共享經濟”未來還能走向何方?  
共享單車的局部失敗讓“共享經濟”的概念一時涼涼,但正如任牧所說,其實商業形態并未退潮,反而仍然活躍。  
共享充電寶、共享雨傘、共享體重計、共享廁紙,人們的痛點在不斷被挖掘,并且等待驗證。  
“關鍵看是不是人們的痛點以及能否占據剛需場景。”從共享充電寶行業的經驗出發,有專業人士認為,覆蓋在正確的場景之下,控制好運營的成本,就有可能成功。  
不過也不是所有的需求都適合做成這種分時租賃的“共享模式”。有消費者分享了她遇到所謂共享3D眼鏡的情景。  
“以前電影院配的3D眼鏡現在要自己掃碼租用,一次2元,感覺變成了強制消費。而且電影快開場了排隊就特別長,體驗特別不好。”  
而即便已經走通了的“共享充電寶”經驗也仍然有焦慮存在。比如此次街電和來電整個爭端歷程,“專利”雖然是焦點,但背后的市場占領似乎才是競爭的核心。  
就目前市場占有率來說,街電占比高,但隨著專利官司上的落敗,它將面臨著撤柜的風險。騰出來的市場空間將會被來電、小電以及其他企業瓜分。截止目前,小電已經有后來者居上的態勢。  
另外,共享充電寶的在盈利模式上大同小異,如何建立核心的競爭壁壘也是各家都在探索的事情。  
來電經理許鵬告訴電商在線記者,專利是他們的核心競爭力之一,也因此他們必須戰斗到底。目前因為侵權糾紛,街電似乎有被“第三者”們趕超的趨勢,電商記者聯系街電采訪,遲遲沒有得到準確回復。  
曾經,幾個頭部企業的共享充電寶形態存在部分差異,比如說街電主打小機柜,來電主打大機柜,小電則提供了座充版本。但幾種形態并非不可跨越,比如說主打大機柜模式的來電在涉足小機柜,街電則在鋪設大機柜,而小電也根據市場驗證逐步放棄了座充改成盒裝小機柜。  

商家資料

公司名稱 廈門咻電科技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 福建廈門市思明區思明區軟件園望海路23-1
公司電話: -5796111
傳真: -
公司簡介: 咻電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專業從事高新技術研發和智慧場景社交為主導的創新型企業。我們堅持以卓越的服務品質、專業安全的技術服務實力,為不同群體的用戶提供更好更優質的服務。 公司擁有百人專業技術團隊經過長時間的努力與發展終于研制出一款方便用戶使用、符合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共享充電寶——咻電。全國擁有21個市場運營分公司,1000人以上的市場運營團隊。 咻電,咻咻一下就滿電。咻電不僅是一款使用方便、充電迅速、質量過硬的共享充電寶,更是一款多功能、多用途、多盈利的社交場景平臺,智能廣告投放系統+智能營銷系統+OA管理系統+共享互聯網+經濟,讓這款產品更有市場潛力,更有發展投資潛力。 公司擁有百人客服團隊為您全程售前、售中、售后服務,完善的服務體系,讓用戶使用放心、讓投資者更安心。
企業相關產品推薦
更多...
? 2014 企業夢工廠www.tacvsy.icu 法律聲明 | 投訴建議 | 關于我們
Copyright ? 2014-2016 南京登品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經營許可證編號:蘇B2-20160106 蘇ICP備14023801號-1 蘇公網安備32010402000002號
老时时360开奖历史